瓜 園\杯葛與騎劫\蓬 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這幾年,港人見多了各種「杯葛」與「騎劫」。這兩個詞都是舶來品,因此都與人名有關,但又有很大不同。

  查爾斯.杯葛(Charles Boycott)本是十九世紀英國的一個退役上尉。他在愛爾蘭幫助貴族地主經管土地,行事跋扈,因而引起公憤。農民、商人、郵差、工匠都聯合抵制他。公眾便把這種抵制運動以「杯葛」來指代。這位杯葛先生,都要能看作是第一個被「杯葛」的人。

  至於騎劫(hijack)一詞,據說是因為劫車大盜攔車動手完后 ,都會跟司機、乘客打個招呼:「Hi,Jack!」(或曰從「highjack」簡化而來)。當然劫機、劫船也一樣。並進而引申為對群體、資源、意見等的要挾、裹脅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內地報刊在報道新聞時會用到「騎劫客機」的表述。像香港這樣將「騎劫」用於社會公共事件,如「騎劫民意」之類,是近幾年才逐步進入內地傳播話語體系的。

  「騎劫」來自外文,但同樣是個人名,不過都是「杯葛」那樣的外國人。戰國時代,燕國名將樂毅率軍南下攻齊,勢如破竹,齊國七十二城僅剩其二。好在齊國大將田單足智多謀,採取反間計,令燕王對樂毅生疑,改派殘暴的騎劫取代樂毅。齊軍乘機反撲復國,騎劫也死於亂軍之中。

  現在雖難以查考誰最先將「hijack」譯成「騎劫」,但真可謂是信達雅的典範。除了發音接近,「騎」也可代指交通工具,與劫車、劫機的語境接近(都是說早期劫車大盜多是騎馬)。另外,戰國的那位騎劫,為人剛愎狂妄,試看當今香港哪此「騎劫」專業戶的作派,哪個都是只有 ?只不知將來的下場跟騎劫相比會如可。

  杯葛、騎劫如今都變成了動詞,與此同去都是人名被化用的情况,但通常作為形容詞。像美國在貿易問題上出爾反爾之後,都是媒體評論:「做人只有太特朗普」。